猫味app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有些惊魂未定的罗文特当然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需要做些什么,此刻,也就只有问计于他人了。

然后就在罗文特话音刚落的时候,众人在浓雾之中再次看到了与之前一样的场景。

那便是出现而来许多幽灵船的影子。

大概是受到了先前的影响,所以这回并没有人把这些船只当做是真实存在的。可偏偏如此,清风意识到情形的不对劲,因为他这次并没有感觉到是幻术。

正当清风正欲开口的时候,陈晨直接大声喊道:“这是真的幽灵船。”

而让陈晨之所以能够如此确定的恰恰是因为,他看到了熟悉和不熟悉的面孔。

随着那些幽灵船的靠近,陈晨发现距离自己最近的一艘幽灵船上就是造神实验室的人。不过,他们却与普通人有着差别。

那些人全部都长有一对白色的翅膀,且身高还高于常人,额头又多了一只眼睛。

另外,还有清道夫组织的,他们全部清一色戴着面具,神情冷漠,让人看着有着浑身发怵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陈晨所熟悉的魔火教。

对于魔火教,陈晨可谓并不陌生,只不过,领头的仍然还是那个胖子,至今,魔火教的教主陈晨也没能有缘相见。

小祸祸管珂秀丽迷人

而在这当中,还存在其他的一些势力,这些都是陈晨所不认识的。

这些船只也都只是和陈晨的幽灵船擦肩而过,最多也就只有眼神上的交流,随后又各自在浓雾之中散开了。

见状,陈晨也没有过多的去理会他们,只是任由自己的船只继续在海上“自动驾驶”。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幽灵船不知为何又突然停止了下来。

此时,陈晨只知道周围已经没有了那些幽灵船的踪迹。而很快,海雕国的队员就有人回应道:“这里有个小岛。”

“又是小岛?”

陈晨的心里不禁暗自思忖道,想来这艘幽灵船倒也很奇怪,它还是有选择性的停靠。只是不知道,这回岛上是不是又会有令自己惊喜的事情发生。

“那还等什么,先下去看看呗!”

陈晨的话音刚落,罗文特就赶紧走了过来说道:“陈会长,我看这里有些气愤有些诡异,还是不要轻易下船,不如我们现行离开吧!”

陈晨并没有直接回答罗文特的疑问,只是对他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不要担心!”

陈晨在罗文特的肩膀上拍了拍,就率领渔叟等人下了船。见状,罗文特等一众海雕国的队员也只能一起下船。

当他们来到岛上的时候,发现还是一如既往的贫瘠,可正当众人还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突然从草丛中飞出十几把匕首。

“啊……”

其中有些队员不幸中伤,情急之下,陈晨等人也只能暂且后退,但是对方却似乎并没有想过就此轻易放过他们。

在遭遇了埋伏之后,陈晨大声吼道:“何方神圣,还请出来一见!”

就在这个时候,从草丛里出现了十几道黑影,随即,大批身上有鳞片的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而更令他们感到惊讶的却是,这些人全是女人。

“们到底是什么人?”

陈晨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这些鱼鳞女人为什么对自己未曾谋面的自己会痛下杀手。

但是陈晨的话却并没有得到那些鱼鳞女人的回应,只是和陈晨做出了一副敌对的架势。

陈晨当即明白了过来,这些鱼鳞女人不通人类语言,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

可眼前的鱼鳞女人也让陈晨想到了之前在船上的那个女人,但是她却可以和大家正常交流,那为什么这些女人却无法沟通。

此刻情势危急,而且已经有几名队员不幸葬身在了埋伏之中,陈晨在没有摸清对方来历的情况下,当然也不能轻易唐突冒进。

为此,陈晨也只能选择后退。

可是当他们来到海岛的边缘位置时,却发现幽灵船已经没有停靠在岸边。这时,陈晨也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会长,现在怎么办?”

罗文特此刻已然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陈晨的身上。

“从别的路走!”

陈晨发现那些鱼鳞女人也没有紧跟上来,所以便想着从另外一个方向上岛。毕竟,总不能在这里坐等别人救援。

可计划却永远都赶不上变化,就在众人被迫只能选择深入的时候,却有遭受到了来自可怕异兽的侵袭。

就在陈晨和渔叟等人奋力搏杀的时候,这边海雕国的队员也已经所剩无几了,就连萧克此时都也奄奄一息了。

危机十分,陈晨却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

“我来也!”

陈晨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先前看到的魔火教胖护法。

胖护法二话不说,带领众人将超大型猛虎和长着五条尾巴的大鸟全部击杀了。

直至此时,陈晨才发现,原理魔火教已经将各路人马全部“收编”到了一起,原因恰巧就是他们有办法能够进入腹地。

“们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陈晨很感谢他人的及时救援,当终归来到这个地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明说好一些。

“不急,我先给看个东西!”

胖护法的嘴角微微一扬,很快,就从他的背后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

陈晨不敢置信,而渔叟和魏王爷他们也不相信,竟然会在这个岛上遇上先前在船上的那个鱼鳞女人。

“我就说,陈会长一定认识她!”

“是怎么找到她的?”

“是在海上偶遇一艘船只,因为它停在那里没有动向,所以我们才主动上船,到最后在储物室发现这个女人的。”

“那还有别的人呢?”

陈晨知道,与鱼鳞女人在一起的应该还有黄泉小队的队员,可为什么,此刻只有鱼鳞女人会出现在这里。

“别的人?我们只发现了她一个!”

一时间,陈晨的脑海也是思绪万千,他不知道这种奇怪的现象到底应该如何去解释。可现在又只有鱼鳞女人一个人,那么自然也将所有的疑问全部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她没有告诉们什么消息吗?”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