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爱的视频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眼前的事情许冰已经不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他从来都不相信自己的长剑为何不能刺穿方河的心脏,这可是有牧师加持过的。

在他们圣殿骑士团里面也算是比较高标准的武器了,相对来讲,可是比华夏大地上的法器还要厉害一些。

然而方河却并不在意,任凭那长剑在自己的心脏处指点着,却丝毫不能进入。

接着方河用力向前探了一个身子,便看到许冰手中的长剑直接碎成三节。

这一幕印在许冰的脑海里面,让他已经没有办法去反应了。

方河说:“原本我没想杀,但没想到现在竟然想要我的命。”

方河确实如此,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杀掉许家的任何人,毕竟只不过就是势力的争夺而已。

但许冰刚才准备用长剑扎穿方河的心脏。

都已经如此了,方河怎么可能还留他呢?

接着方河便一手掐住许冰的脖子,然后将他举了起来。

许冰更加诧异了,他的修为可是功法宗师,能够轻易提起功法宗师的人得是什么人呢?

清纯美女白嫩肌肤清新写真俏皮可爱

难不成这是先天高手吗?

可是据他所知,整个太川省为数不多的先天高手只有两个。

一个便是万俟弘扬,另一个就是他们圣殿骑士团此次来寻找的目标……

“,是方神医吗?”

许冰看到方河年轻的面容,便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然而这种错误根本就没有任何悔改的余地,哪怕是他想要改变一下都不太可能。

方河没有再搭理他,而是狠狠的将他摔在地上。

堂堂的圣殿骑士团的骑士,一个功法宗师的高手,就这样被方河摔死了。

另一头的许弘舟看到这一幕,已经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

许家人的心里面都把许冰看作是天才,因为这个家族出了这样一个高手确实是值得庆贺的,而且也都把他当成顶梁柱。

然而他们许家的顶梁柱就这样轻易的被方河弄死了,那方河到底会有多么恐怖呢?

接着方河对冯肥说:“好了,去把事情解决掉吧,现在应该不会再有麻烦了。”

方河不愿意再杀人了,虽然杀不杀人对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影响,这个时候冯肥也知道方河有多么恐怖了,于是他便领着人冲向许弘舟。

烟男自然处于完全的恐惧之中,虽然方河是他老大的老大,但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仍然觉得有些诧异,然而是不是诧异又哪里会有那么重要呢?

他只知道绝对不能轻易的就背叛方河,否则下一个死的肯定是自己。

就在冯肥两个人冲到许弘舟的面前时,许弘舟当机立断给冯肥跪下了。

面对自己儿子刚刚被摔死,许弘舟不敢表达半点忧伤,甚至也不敢表达气愤,他唯一的方式就是跪在冯肥面前。

“今后太西市说了算,请给我许家留一个活路。”

毕竟许弘舟也是一个大家族的家主,所以他很明白事情应该如何去弄?

他当然知道,面对方河这样的高手绝对不能硬碰硬,假设再硬拼的话,恐怕面对的将是整个家族的覆灭。

冯肥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许弘舟不但跪下,还一个劲的磕头:“我们愿意向您臣服,也愿意向方神医臣服。”

现在许弘舟知道了,方河就是方神医,也就是太川省那个最厉害的人。

若是早知道冯肥的老大是方神医的话,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同方河对垒。

然而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呢?他只好利用自己还算微弱的尊严去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要不然的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冯肥当然也不是那么愿意杀掉许弘舟,如果他留着帮忙去打理一下太西市的话,也是可以的。

于是这场风波就这样结束了,方河也没有多问,只让冯肥好好发展,既然成为了掌舵人,那就好好干。

接着方河便跟冯肥打了个招呼然后准备回到雪乡继续去冬令营了。

这已经是后半夜,方河害怕赶不上明天虎魂的觉醒,所以方河才要抓紧时间回去。

冯肥当然不敢问方河有什么样的事情,所以他也不会阻拦,于是便让烟男安排车赶紧把方河送回去。

在开车送回方河的时候,烟男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在第一次亮相的时候,嘴里面叼着雪茄好不威武,然而现在在方河的旁边,他却时不时的颤抖。

方河问道:“为什么要颤抖呢?”

“哦,我没有,方先生,不,方神医,我只是有点害怕。”

“没有必要害怕,如果没有做过对不起我对不起冯肥的事情,我是不会杀的。”

烟男在极度的恐惧之中,还是稍微缓和了一下心情,他之前确实是害怕,方河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但是现在似乎又明白了,方河尽管有时候会杀人不眨眼,但是他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如果不是许冰要杀他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把许冰弄死呢?

半个小时之后,方河回到了雪乡,这时候大部分的同学们都已经睡下了,本来方河也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可是蒋曦曦却一直在村口等着他。

方河刚刚走到村口,便看到蒋曦曦一个人穿着羽绒服戴着大手套在那里等着,就好像是等待出门打工的丈夫回家一样。

方河赶紧跑过去将她抱了起来:“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这么晚还不睡。”

“我在等回来啊,如果不回来的话,我会睡不着的。”

听到蒋曦曦这样说,方河瞬间感动,接着方河便以公主抱的方式将蒋曦曦抱了起来,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

已经是凌晨四点,四下无人,二人多年未亲热的情绪在此刻终于要开始宣泄了。

“这么多年没有在一起了,该不会已经忘了该怎样对待我了吧?”

蒋曦曦突然开出了这个玩笑,让方河有些忍俊不禁。

方河笑道:“当然不会,毕竟以前总在一起。”

“既然没有忘记,那为什么还不赶紧来呢?”方河也横下一颗心,朝着蒋曦曦扑了过去。

About the Author

头像

admin